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名家访谈 >

陈新建专访:绘者之心契合仰望之灵

时间:2017-02-17 12:40:33 来源: 点击:


陈新建 

1958年9月出生于江苏无锡,祖籍常州,居于南京。曾留学于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版画系版画专业,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造型艺术系油画专业,研究生毕业,获硕士学位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,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、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版画艺术委员会主任,一级美术师。

担任第十一、十二届全国美展评委,第十九、二十、二十一届全国版画展评委,时代印记——中国百家金陵画展评委等。数十件作品参加全国性美展,并被省级以上中、外美术馆、博物馆、院校等学术机构收藏。


▲悠悠钟声  (套色油印版画) 80x90cm 2005

记者:版画是一个相对寂寞的画种,要一刀刀刻,一点点印,一幅作品背后往往是一两月的付出,您为何一直坚守着用版画来表达对艺术的执着和追求?

陈新建:的确,版画创作相对当下林林总总架上艺术的喧闹,她是有几分冷寂,甚至是孤寒。版画是一个比较传统的造型艺术,她的多层面、多手段、多材质不是一两句话或是一两篇文章就可以概括得了的,她的绘画语言的思想性、形式感已经在不断地超越其他画种。版画的绘画语言和画面意境更多的是以小见大,以拙见美,以思想性的概括提炼生活中的细节正是它风格的彰显。无论哪一种形式的创作,都是在“于无声处”中开始,是作为艺术家自身沉淀和积累的过程。如果说我坚守版画创作,这是因为我觉得版画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……


▲飘落的秋叶(综合版画)80cmx60cm 2015

记者:在表现手法上您的作品多是套色木刻,能否谈谈您在这方面的创作体会?

陈新建:套色版画是版画创作上不老的元素之一。从中国的陈洪绶、改琦到德国的凯绥·珂勒惠支、法国的爱德华·蒙克,乃至巴伯罗·毕加索等艺术大家们,都在这个领域各领风骚,经久不衰。这就意味着套色木刻在版画多元的状态下有着独有的特质,也是其他任何材料或形式都无法取代而成为版画家表现的载体。


▲深邃-门  (综合版画) 90x70cm 2014

记者:您的很多创作吸收了国外的绘画元素,并体现出一种宗教意味的感觉,这是否与您曾留学俄罗斯的经历有关?

陈新建:谈到我的创作,我以为版画本身就是国际的,不存在吸收他国的元素这一说法,只是表现形式在彰显艺术家的价值观念以及关注焦点。说到宗教题材,也是缘于在俄罗斯留学,我在那里看到一个民族的精神不是依赖所谓的说教、口号,而是民族的信仰。在我第一次踏上俄罗斯的黑色土地时,真的是有为她贫瘠匮乏的物质生活而叹息过,可当走进它的博物馆,便情不自禁地问: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绘画艺术在这里留下?为什么这个民族在经历了那样多的动荡变革之后,有形的艺术品还是能完好地保留下来?百姓还是钟情于历史遗留的人文艺术?我想还是源于无形的人文意识在一个民族和国度的历史积淀。

在俄罗斯有很多的教堂,那些有着洋葱顶的东正教堂有着建筑美学的传承,还有心灵契合的精神——宗教是精神上的皈依。创作和表现这样的版画,是有一种心灵被牧养了的安静,尤其在浮躁的时代,能够安静己心,不是易事。


▲秋色的桦林  (套色油印版画) 37x47cm 2005

记者:好的创作状态和作品源于心灵,您如何看待思考与创作?

陈新建:这些年我创作的作品并不多,因为思考的时间远大于创作的时间。如何体现画家的人文面貌?如何通过版画的形式描绘心之所想、情之所向?如何将时代的气息弘扬的同时不是去做官样的画板?首先是要扪心自问:能冲过世俗的籓篱,还是能弃绝趋炎附势不被功利诱惑渲染,或是改弦易张直奔“高大上”的绘事而去?显然我心还不很浮躁,利益之链也不能将我强行绑架,庆幸之余还有版画的形式也为我解围去惑。

我以为“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”,情感是艺术作品中不可或缺的,一件艺术作品若少了情感,它的存在就成了一件物质的躯壳,连同生命力一起消失,便不能称其为艺术作品了。我以为就版画艺术创作而言,是艺术家基于自我的内心情绪的表现,内心强烈的欲望在某个正切点突然爆发,将个人生命的体悟用自己喜欢、熟悉的方式表达出来,将自己的情感融入并寄托在其中,有种把作品视为自己生命的延续的渴望。当然,版画在制作流程上固然是一个时间的问题,但更多的还是思考积淀过滤的过程。当作品呈现在观者视线里的时候,那已经是一个时间段通过艺术家的积累而转换的具体呈现,更是作为艺术家自身磨砺,反复沉淀后在表达情感,且通过蕴含在艺术作品里深刻的内心情绪,使作品的灵魂得以彰显。


▲苏兹达尔的乡村教堂  (套色油印版画)  36x42cm 2005

记者:如今当代艺术不断向多领域辐射、扩张,尝试跨界重组,跨界创作已经成为一种潮流。您如何看待版画领域的跨界?版画对于跨界创作有何天然优势?

陈新建:当代版画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于公众对版画的认识。跨界创作不仅仅是版画这一个画种,多手法、多材质运用在架上创作中是随时代应运而生。版画创作的手法已经在多媒体运用下成型,对此,画界众说纷纭,褒贬不一。当下的时代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创造“奇迹”的时代,至于版画的技法在当代艺术的语境里,似乎表现也颇有几分“姿色”。谈到版画家去跨界,那就是版画艺术家的动手能力极强,在创作上谈到跨界那是轻车熟路的顺其自然,这种优势是其他架上艺术家很难驾驭的“专利”。


▲陈新建水墨作品《空山鱼人》

▲陈新建水墨作品《远方船家》

记者:近几年,有许多版画家在原来的版画艺术语言基础上做了不少研究和创新,版画艺术语言也日益丰富多样起来,那么国内的版画是否已真正走入市场?未来中国版画艺术市场的前景如何?

陈新建:在不同的场合,时常会遇到观者提出一个共同的问题,什么是一幅好画?其实,不难概括。首先,是思想性(即观念),它是作品的的内涵,是灵魂;其二,是技法性(技和材),它是为内容而表达、服务;其三,是时代性(气息),这就是当下艺术家的责任、使命。况且,版画在视觉艺术的领域,一直以来确被美誉为“贵族艺术”。然而,一幅高度概括前面所言的优秀佳作,当然会在当下艺术品市场健康的“T型台”上走秀,更会有传世之魅力。


▲雪域净土  (套色油印绝版画) 38.5x99.5cm 20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