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网上展厅 >

师承有道——七人中国画作品展之郑建平

时间:2018-11-01 14:41:42 来源: 点击:

郑建平,1952年生,江苏南通人。国画大家高冠华先生入室弟子。国家一级美术师。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。擅长写意花鸟,央视等主流媒体相继报道其艺术成果,作品被国内外多家机构与个人收藏,2017年被邀参加全球华人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书画展。

蔡元培先生曾经把绘画、音乐归于美术,美术教育与宗教一样具有教化功能,可以陶冶性情、净化心灵。这个美术与今天所说艺术,内涵略有不同,强调的是美育:内在美,形式美,艺术美。重在人的真情实感。教育理念在求真、求善、求美。

中国画的发展变化和价值取向受文人士大夫的影响很大,形成了状物写形、重在抒发个人情感的审美观念。所谓六法,讲气势、意境、心怀,重感悟。即使画家的画语录,也多是创作过程中的经验体会、心路历程,具体的笔墨技法反居其次。光凭苦读,很难深入,还要靠在作画实践中领悟体会。传统的学画方法是师徒私授,现在是学校课堂教学,办法不同,各有千秋。时代在变,教与学的方法也多样化了。

《师承有道——七人中国画联展》这个展标看似一般,但值得品味。观看郑建平、王忠良、王慜、胡振严、徐希娟、王建强和沈韬七人的画作,不论山水还是花鸟,共同的特点,一是认真规范,笔情墨韵和谐实在,始终追寻美的核心价值。二是师承有道,即严格训练,心摹手追,学贵求真!七位画家从艺多年,或研究生毕业再度深造,或就在高校任教,学识丰富,功底深厚扎实,理论修养与专业水平高。作品则题材多样,内容丰富,传统笔墨技法运用自如,质朴、典雅、舒展。之所以能够形成这些特点,正是由于这七位画家各有所宗,既师今贤又师古人,既有现实生活,又师自然造化。同仁之间相互进益,坚持严谨的创作态度,方能游于艺,得真趣,气势活泼,韵律生动。他们的山水花鸟,用笔用墨用色依物象、意象而变化,具质感而谐韵,有个人自己的情调及艺术追求。

相对于所谓的时尚潮流的作品,我更欣赏这个群体的画作,澄澈胸襟、亲和舒展、赏心悦目,可喜可贺!我没有对作品作一一介绍,而是建议观众自己鉴赏,对自己喜爱的画作进行点评。

画家与观众的交流互动是丰富我们文化生活不可或缺的内容。江苏广电总台荔枝艺术馆不时举办、推出各式各样的画展,对弘扬金陵文化活跃画坛生气,促进画家与观众沟通交流增添了光彩,越办越好,值得称赞!祝七位画家中国画联展举办成功!(文/陈显铭)

忆恩师高冠华先生

恩师高冠华先生离开我们已近20年了,回忆与恩师在一起的那段时光,心潮总是难以平静,思绪悠悠。


▲《花开富贵》

记得那是 1971年,我上高中,当时举国上下正在兴起“语录塔”、“宝书台”热潮,我们张芝山镇的“语录塔”是建在通往农场的一条十字路口上,塔的高度必须高于镇里的所有建筑。塔上不仅要写毛主席语录,还要画毛主席肖像。此项工程由通海区革命委员会,宣传部负责,任务非同一般。通海区管辖八个人民公社(新开,竹行,南兴,川港,姜灶,先锋,小海,张芝山),由谁来绘制?遍数全区文人墨客,只有竹行公社一大队的高冠华同志胜任此工作。高冠华先生时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系助教,文化大革命伊始就被打成“臭老九”,下放农村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此时正值他“多灾多难”之时。

 


▲《喜鹊登梅》

“语录塔 ”正好座落在我放学回家的路上。出于好奇,每次经过我都会停留片刻,高高的塔前有一位精瘦的老人,眼睛深度近视,头戴草帽,衣冠不整。被太阳晒得黑不溜秋,爬上蹿下,汗流浃背,凝神贯注地创作毛主席画像。

听说,能在塔上直接画出毛主席肖像,要有许多条件:必须具备一流的绘画技术,扎实的功底,还要必须怀着对毛主席的无限敬仰和无比崇敬的心情——就是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。

当时我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尚在朦胧之中。只觉得 “语录塔 ”上的毛主席肖像一天比一天好看。毛主席老人家神采奕奕,慈祥可亲。巨手指点江山,翻天覆地,风起云涌,无限风光在险峰。这一切全在高冠华先生的笔下形成,和高冠华先生一起作画的还有一个小青年,后来才知道是通海公社七大队人倪百聪。我对他十分羡慕,能和大画家一起,那怕是端墨递笔也是幸运。

 


▲《丝瓜》 《藤花》

毛主席像画成了,我在下面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回。这一天终于被高老师看见,他眯着眼睛对我说: “小朋友,在哪里上学? ”我说:“张芝山读高中。”“成绩怎么样?”我说“还可以。”他好像看懂了我的心思: “大概很喜欢画画吧 ”我说: “你怎么知道? ”高老师说 “我能看人的眼睛,喜欢画画的人有一副好眼睛。 ”

其实这几天,高先生在塔上画,我在塔下也学着画。他画在塔上,我画在纸上。尽管不太像,但先生说我很专心。问我住在哪里,家里有多少人,爸爸妈妈在干嘛。我如实地告诉他,爸爸是医生,整天游街串巷,为人请命。妈妈是农村妇女,读过点书。先生最后对我说:“我叫高冠华,住在竹行一大队,有空来玩。”

 


▲《梅谷幽香》

1972年秋,我高中毕业。当时表哥结婚,他的新床上要画一副床匾,自然由我来画。画好后送过去给高老师看看。 那天秋高气爽,我骑着自行车带着画来到了高冠华老师的家。一进家门,我确实很吃惊,高先生家真是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呀。 先生见我到来十分高兴,他给我介绍了他的一个女学生‘’樊玲‘’,在那个年头,他俩既是师生,又是难友。艰苦的岁月里,他们风雨同舟,相依为命。

先生看了我的画,认真的说:“题材可以,要多画,调子要高。有空要多多写生,好画必须要有好的笔墨功夫。” 先生一番教诲,令我时时铭记。 之后我经常前去拜访,有什么四季果蔬,妈妈总不忘叫我带点给高先生。先生和我总不见外,无话不谈。

 


▲《紫藤》 《凌霄花》

高先生当时的情形就是在老家接受管制,竹行一大队的支部书记叫田有康。民兵营长兼治保主任项跃祖,高冠华先生有事外出,要向他二人请示。

时有供销社开了介绍信要高先生去写字画画,一旦有机会,先生总是带我一起前往。一次我向高先生提出要拜他为师,先生笑着说:可以,我们要做一个简单的仪式。他随便拿了一个碗,盛了清水,没有装香点烛,没有证人证言,有的是一番诚恳,一片真心。先生坐着,我跪着:” 师父在上,受弟子一拜”。那天,师父给我讲了许多,讲了他的老师潘天寿,讲了花卉画的发展脉络以及花鸟画的色彩运用。这一切都使我受益匪浅。


▲《清趣》

这一年,大气候有所好转,“南通刺绣研究所”让先生去上班(临时工),我去了“苏州民间工艺厂”(吴门画苑的前身),工作之余,我还是经常去南通看望老师,请教良多。

1981年,先生被落实政策,前往南京艺术学院执教。由于我的生活原因,期间不定时有书信来往。

后来先生调回中央美术学院,还是不忘给我艺术上的指导。

恩师驾鹤已西去,音容笑貌常萦怀。师父永垂!师恩永存!(文/郑建平)

 


 

开展时间 :2018年11月3日下午3:00(周六)

展览时间 :2018年11月3日——2018年11月10日

展览统筹 :张昊

策展人 :田步石

参展艺术家 :郑建平、王忠良、王 慜、王建强、胡振严、徐希娟、沈 韬

主办单位: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·海派传媒、江苏省美术家协会、江苏省收藏家协会

承办单位:荔枝文创、荔枝艺术馆、荔枝艺空间

媒体支持:荔枝网、我苏网、江苏城市频道、 JSBC荔枝艺术馆官方平台、JSBC艺术百家官方平台

展览地点:南京市北京东路4号江苏广电一期荔枝文创2楼·荔枝艺术馆